鄰居是年輕漂亮的姐姐 (27歲已婚) 幫她老公滿足她 [3/3]
「姐姐,看你熱得渾身都是汗水,把衣服脫掉吧,準備洗澡了。」我說道。

「好的,洗了澡才乾淨嘛,你要不要和我一起洗?」

「我給你洗澡吧,你會舒服一點的,說好了,我今天會侍侯你的。」

「呵呵,真是乖孩子」 姐姐開心的笑了。

我邊欣賞著她脫衣服的模樣,邊想著下一步計劃。很快的她解除了正裝,摘下了粉色的蕾絲胸罩,脫下了同樣是粉色的性感三角內褲。大乳房從罩罩裡彈了出來,黑色陰毛呈現在我眼裡,這就是虛偽外衣下的淫蕩身軀,不愧是妖艷的性感女郎,酮體芳香,身材是典型的騷女模樣。她抖了抖長長的秀髮,剛要起身去洗澡,我一把按住了她,把臉埋進了她的乳溝中,乳溝裡和乳房還淌著汗水。

姐姐先是一驚,說:「怎麼又開始了,不是讓我去洗澡嗎?」「沒錯啊,我幫你洗澡,只不過是用嘴洗,用舌頭幫你洗,願意嗎?」說完話我便搓著她汗水露露的大奶子,舌頭把上面的汗水都舔淨了,手抓著兩隻乳房把臉夾在中間不停的擠壓著,用鼻尖蹭著深深的乳溝,沉甸甸的大奶子好像又充滿了奶水。

「姐姐,今天又這麼多奶水了嗎?我喝一些,幫你減輕點兒份量吧。」 我壞壞的說道,接著就像前幾次那樣吮吸著母乳。

「討厭啊,人家的奶水都快被你吸乾了,你乾脆當我的兒子吧,這麼喜歡喝媽媽的奶水。」姐姐嬌嗔地說著,把我摟在她的懷中,我的腦袋枕著她柔軟結實的大腿,嘴裡吸著堅挺的乳頭,一隻手攥握著大於手掌的乳房。這場景真像是母親給嬰兒餵奶。

「好啊,媽媽,我不叫你姐姐了,你以後就是我的奶媽了,我天天來這裡補充營養,我知道你的那裡每天都會沖漲著許多奶汁,一天不擠出來就會往外溢。」

「誰叫我乳房發育得這麼良好,都這個年齡了還會生產乳汁。奶媽這個稱呼不怎麼好,不過我又多了個聽話的兒子,正好我缺少個像你這樣會服侍媽媽的兒子。」就這樣27歲的熟婦竟然有個22歲的乾兒子,由姐姐的稱呼變為媽媽。

喝完了奶水,我開始舔遍她的全身,本來差不多汗水快干了的身體經過我舌頭挑逗又開始發汗了,加上屋子裡還沒來得及開空調,室內溫度挺高的。我舔她柔軟有彈性的肚子,用嘴蓋住肚臍,舌尖舔著肚臍眼兒。舔她流著汗水的腋下,她肯定經常刮腋毛,可以看出上面有剃刮過的痕跡(有不少女人體質過於旺盛,腋下長著一些腋毛,更顯得性感成熟,但是有些女人嫌礙眼所以勤刮一下)我舔得她發癢的叫出聲來,如果能不刮在好不過了。正面舔得差不多了,我要求她跪趴在床上,雙手與膝蓋壓著床的姿勢,把屁股扭向我。好人做到底,全身上下這裡還沒有被舔過,我就破例照顧一下肛門吧。我扶著她兩片屁股,把臉朝向屁眼兒那裡伸去,在鼻子接近菊花洞的時候,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臭味。

「啊,不要,那裡好髒的,我洗過澡後再說吧。」她有些慌張起來。

「今早大便過了嗎?裡面有股味道。」

「恩…是的,所以還是不要舔它,等我洗完澡讓你隨便舔好嗎?她羞澀的滿臉通紅。(在上文說到這個肯坐在我臉上的下流女人竟然會因為舔肛門羞澀起來,意想不到啊)
我不容分說,把嘴挨了上去,的確有些臭啊,記得當時我有點兒後悔了,既然嘴唇已經挨上了,而且她也沒有做出反抗,我就繼續著這些程序,舌尖輕輕點她的菊花洞,每碰一下,她都有麻麻的感覺,身體不時地跟著顫抖一下。溫柔的舔了一會兒,我用手把兩片屁股向外分開,夾住我的臉頰,嘴堵在屁眼兒口上,一陣狂舔,就好像野獸那樣狠舔起來,姐姐她身子激烈的顫動,不知不覺地屁股跟著扭動,她搖動嫩腰,用屁股摩擦我的鼻子和嘴,我偶爾用嘴巴往肛門上使勁壓幾下。雖然我看不到她的臉,但是我想現在她正緊抓著床單,閉著雙眼,咬著嘴唇,面色通紅的邊忍耐邊享受的模樣,我朝肛口上多吐了一些口水,按揉著她的屁股,用食指輕輕插入鮮嫩的菊花洞,剛進去第一個關節,她就失聲叫到:

「啊…不是吧……那裡不可以的,我會痛的,請不要傷害姐姐了,我讓你玩前面好嗎?」

「我只是用手指進入了一點你就這麼害怕,又不是要插你那裡,保證不會讓你疼的,你說過要答應我任何要求的,不要反悔啊,我的好姐姐…不,應該是我的好奶媽。」我撒嬌般的說著。

「是媽媽才對,奶媽太難聽了」

「這麼說你同意了?」我繼續緩慢地插入食指的。媽媽她低著頭強忍著肛門被撐開,嘴裡發出哼哼聲。我把指頭從她的肛門裡伸出來放入口中吸了一下,抹上些唾液繼續慢慢地插進去,漸漸的,肛門有些鬆弛了,裡面噴出溫熱的氣體,我扒開菊花洞往裡面啐了口唾沫,這一下奶媽身子像電擊一樣抖了一下。我看到時機差不多了,開始用右手中指深深地插入裡面,往裡面捅了幾下,趁著唾液的濕潤把中指在裡面抽插起來,由慢漸快的速度進進出出,肛門也由緊閉的模樣變為張著小口,好像等待我更大的插入。

「媽媽你是第一次被人用手指頭捅屁眼兒吧?感覺如何?」

「嗚…嗚…從來沒有過…一點也不好受…求求你…饒了我吧……」有點失落的語氣。

「現在肯定不舒服,因為這是第一次嘛,你第一次做愛的時候不是也很痛嗎?我把你後面打通,以後你會覺得那裡比前面更爽的。」

「會嗎?後面很緊的,很容易就受傷了,你如果把我弄傷了大便的時候會痛的。」

「相信我,不久你就會感激我了,別忘了我是個會服侍你的好兒子啊。」

菊花洞現在已經微微張開了,我這次塞入兩根手指,又往裡面吐了口唾沫,加快抽插的速度,我站起身來,左手按著她的小細腰,右手的兩根手指大力抽插裡面,很快屁眼就老實了,乖乖地投降了,洞口大張起來,改為三根手指都沒問題了。我很快脫了內衣爬到她背上,她依舊是狗交的跪姿,這種姿勢最適合這隻母狗了。我用老二摩搓著她的屁股和大腿,很快肉棒就堅硬起來,當硬度到了可以插入肛門的時候,我挺起肉棒,往龜頭上抹了些口水,又在她的屁眼兒上抹了一些。然後手握著大陰莖對準張著大口的菊花洞一下子插到了底。

「啊…救命啊……疼…疼啊…救命啊,受不了了,饒了我吧……」

疼得她一連串地叫了起來,然後便俯下身去,變為胳膊肘支著床,臉貼在床上,由於這個姿勢,屁股更加地抬高了起來,肉棒依舊在肛門裡插著一動不動,為的是撐開肉洞。我也俯在她的後背,手伸向垂著的兩隻大乳,為了使她減少疼痛我開始雙手搓捏乳房和乳頭,按揉著軟綿綿的大奶子,肉棒那裡開始緩緩地插送著,移動的距離不要太遠,要不然她會疼的,就這樣先在屁眼兒輕微地抽插。

忽然,媽媽她把我的一隻手從乳房上拉向她的下體,這個動作說明屁股那已經不像剛插入那時的疼痛了,需要給她一下感覺,我左手不停的捏揉著奶子,右手搓起了陰戶,沒多久那裡就淫水潺潺了,陰部那有了感覺,肛門自然就少了一半的痛楚。我終於可以來回抽插了,肛門張開的大口已經定了型,肉棒在裡面自由的出入。她的呻吟聲也漸漸變成浪叫聲。我使勁往屁眼兒裡操了,每插一下她的陰道都會流出很多液體,我用手指插進她的小穴,陰莖操著肛門。

「二洞齊插的感覺怎麼樣,屁眼兒還痛嗎?現在是不是很爽?」

「呃…恩……開始舒服了,繼續……讓我高潮吧……」她浪叫著說。

我加快速度操她的屁眼兒,也管不了她疼不疼了,過了這次她自然會覺得以後少不了肛交。

她下面的水已經快匯成小溪了,在我手指的玩弄下已經淫水四濺了。後面也差不多了,在抽插了百下之後,我把濃濃的精液一齊灌進了她的肛門裡,我疲憊得躺在她的旁邊,她仍舊趴在床上,閉著眼睛享受著那一刻的激情,屁股高高翹著,肛門口也大張著沒有收縮,白色的液體從屁眼兒裡流到床上,真不知道女人洞裡灌滿精液的感覺是什麼樣的,應該熱熱的,燙燙的,很有填滿充實的感覺吧。

「舒服嗎?」我喘著氣問道。

「舒服死我了,壞孩子,竟然把媽媽搞成這樣……看我怎麼懲罰你。」姐姐(媽媽)也氣喘噓噓,還是那種淫蕩可愛的聲音,這聲音令男人都會著迷。

「你都累成這樣還怎麼懲罰我啊。沒想到這麼快就被我開後門了吧?」

「真是的,屁股那裡也能像這般玩弄,真沒想到,我太喜歡你了,你讓我得到很多樂趣,早認識你該多好啊!」媽媽激動地說。

已經下午了,沒想到空著肚子搞了這麼半天,我們倆都一身的汗,我是臭汗,她則是女人的香汗淋漓。於是一起洗了澡。

「這樣洗澡舒服,還是像剛才那樣我用嘴幫你洗澡舒服。」我問道。

「你幫我舔才舒服呢,我喜歡你舔我的感覺,讓我有種征服的快感。」

(沒想到這女人已經墮落到這個地步了,說話的用詞越來越淫蕩了,不堪入耳了)「那舔腳,還有舔肛門的感覺如何呢?」我故意要讓她說出淫賤的話語,為的是徹底撕破她的面具,永遠淪為我性發洩的工具。

「很美妙呢,癢癢的感覺,全身觸電一樣,好孩子,今後要多多陪伴著媽媽,我很寂寞,每天都給你喝我的奶水,讓你快快成長,小弟弟也要成長,我家沒人的時候你能不能經常來照顧我呢,我真希望是你的妻子。」說完歎了口氣。

「好奶媽,我會經常來搞你的,你可不要受不了啊,把你大乳房裡的奶水吸乾,每次都插得你上天。」

「這個壞傢伙,不要喊我叫奶媽,我是最珍惜你的媽媽,我會用心疼愛你的。」她假裝生氣地說道。

回家的時候,媽媽送給我她中午脫下來還殘留著她體香的那一套內衣(乳罩、內褲、絲襪),作為紀念之物。從此我告別了青春期男孩對性渴望的手淫生活,開始了與鄰居媽媽的互相性發洩……

就這樣……故事基本上到了該落幕的時候,我竟然把一個人妻搞成了欲女,我暗自佩服自己。女人也有征服和被征服的慾望,尤其是這樣的白領階級,平時壓抑內心裝作聖潔,加上老公是個只會自己享受的傢伙不會替妻子著想,性交時滿足不了她,而且是個寂寞的女人,三口之家大多時間都是自己一個人生活,很多女人都是這麼悲慘的活下來,男人性需要時可以找小姐,女人飢渴的時候就要克制自己,壓制內心,最多只能靠手淫慰勞自己,所以本性越壓制越強烈,性的飢渴度也越高,一旦爆發出來就不可收拾,她們會拋棄原先虛偽高雅的作風,既然本性暴露出來就要徹底,所以說性飢渴的女人比男人要可怕的多。

這拿這個騷貨來說,說不定有一天我結婚了,沒有人再與她偷情,她會不會主動找新的男人,甚至在夜晚生活的時候會找上幾個男人一起搞她,這種女人會越來越放肆,漸漸地就會變為蕩婦,招搖過市。這只是猜測和推斷而已。我現在已經23歲了,這段經歷是一年前的事了,如今我也有了女朋友,但是依然在背地裡和她私會,不知道她的老公知道否,即使知道估計也不在乎吧,那種有錢的男人要女人有的是。早晚有一天我會離開這個女人,現在和她偷情的次數少得多了(我也要照顧女友啊)我不再像當時那樣熱情的對待她,反而只把她當作一隻下賤的母狗,與我初次見到她的那種感覺截然相反,這篇文字我也是回憶著當時的熱情來寫的,如今的態度要寫的話,估計就是篇反面文章了,她可能仍然牽掛著我,什麼狗屁姐姐,我現在只稱呼她小母狗,她欣然的當著這個淫蕩的畜生,白天上班照樣高雅端莊,讓人敬而遠之,仍然是個對小女兒慈祥的母親,只有我才知道她的本來面目,如果她的女兒將來長大不住幼兒園了,難道要我當著她女兒在家就姦汙她嗎?

我感覺我當時為了一時的快樂而搭錯了船,現在想下也想不來了,我現在與她性交感到噁心(也許是有女友的關係,或許是我成熟了,當時的性衝動造就了這個下場),已經由開始對她的積極主動,變為強迫自己與她發生關係。由最初的主動為她服務,變成虐待她,我打她,踢她,用東西插她的逼和屁眼兒,根本沒有當初的柔情綿綿了。她現在就差被我SM,當成真正的母狗牽到大街上與人性交,甚至與動物性交,我不這樣做因為給她留面子,何況最初的責任在於我,而且估計她再不要臉也不會墮落到在街道上性交,畢竟她出門上街還都是人模狗樣的,真叫我噁心∼真不知道我一年前的做法是對還是錯,我滿足了她的性慾,讓她找回了自己,她現在比從前開心多了。但是我也讓一個人妻變成了連狗都不如的性工具,要沒有我當時的做法,她可能到現在一直都是老老實實,壓抑自我的平凡女性,一直都作為我崇拜的對象。我也遭到了報應,上了賊船下不來。她現在依然是我的鄰居,想到她我就難受。不知今後會怎樣……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